这其中主要涉及到两个工作,一是政府和市场边界的明确界定,区分哪些债务有明显的公益和准公益特征,且没有足够现金流偿还债务利息的债务;哪些债务不属于此列。二是政府债务置换前一种类型的债务并为今后的公益和准公益类项目投资的融资负责,不能再让商业金融机构为公益和准公益类且缺乏现金流支持的建设项目融资;后一种类型的债务交给市场,破产机制不能缺位。

不过,九泰基金亦表示,经济仍然在下行通道,企业盈利也没有见底,经济的先导指标也只有1月社融表观数字较好,市场不可能一直向上。如果按目前市场运行的这种逻辑,两会前持续逼空,两会后指数一定在高位,加上2月经济数据的公布,特别是社融这样的领先指标没能企稳的话,可能就是行情结束的开始。